[中篇故事] 黑喇嘛的宝藏(2)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1-11-27 13:19 阅读:
[中篇故事] 黑喇嘛的宝藏(2)

  
  他悉心喂养小沙,长到半岁时,小沙就有土狗的体形。那时村里的鸡鸭就开始离奇死亡,又过一两个月,村里的狗、羊,甚至牛这样的大个头,都会突然死亡,肠穿肚烂,血肉被撕扯成碎片。
  
  村里人忧心忡忡。
  
  只有李然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他被迫将小沙圈养在一个铁笼里,藏在后院。但一到晚上,小沙就对月长嚎,惊得全村的禽畜焦躁不安,
  
  一天深夜,一场悲剧突然来袭。全村突然响起禽畜的各种惨叫声,村民们惊醒,匆忙起身查看。只见全村几乎所有的禽畜都被咬死,血流成河。还有很多村民看见一队体形健硕,快如闪电的狼在月光下消失在去往黑戈壁的方向。
  
  “狼人来了!”
  
  这条消息迅速引爆敦煌全城,恐惧在街头巷尾蔓延。百余年来,敦煌人跟黑戈壁里的主宰者向来相安无事。他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天条,会引来狼人的攻击。
  
  李然知道纸终归包不住火,他想杀死小沙,但实在下不了手。一番冥思苦想之后,他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:闯入黑戈壁中心,用小沙换取狼人守护的财宝,以赔偿村民的损失。
  
  李然准备了两头骆驼,干粮和水,以及一座帐篷,一把刀,带着小沙,就这样闯进了魔域黑戈壁。
  
  按敦煌出土的老书介绍,黑戈壁有五道明水,只要按照路线及固定行进速度走,每天都能恰好找到一道明水,可以休憩、加水。李然照着路线图走,在第一天果然找到了一道明水。这增加了他的信心。
  
  如此行进了三天,李然白天行进,晚上支个帐篷睡在沙石上,喝生水,吃干粮,开始疲惫起来。小沙却越来越兴奋,嚎叫个不停。
  
  黑戈壁没有山脉和森林,像一片黑色的平原,虽然没有公路,但车辆可以自由穿行。太阳下山前,李然竟然在第三道明水看见了一辆敞蓬越野车,还有两男一女。
  
  他们每人举着一把猎枪,朝李然的骆驼射击,惊得骆驼“呼噜呼噜”直叫,跳起来,几乎将李然掀翻在地。那三个人见状哈哈大笑。
  
  李然拔出刀,跳下骆驼。
  
  那女人走过来,估摸20多岁,打扮十分清爽利落,她友好地说:“我以为我们算胆大的了,想不到你一个人带着这点装备,也敢闯进黑戈壁,不怕死,够爷们!我叫袁婧。”她伸出右手。
  
  李然迟疑地握住她的手,说:“我是李然,你们也是去找黑喇嘛的宝藏?”“当然!不为宝藏,谁会这么不怕死。来,跟我来!”袁婧领着李然去认识她的两个同伴。
  
  两个男人对李然吹起了口哨,其中一个穿着紧身T恤,手臂上文满了龙。袁婧指着他说:“万子,你也可以叫他刺生。”她又指着另一人,那人干干瘦瘦,像只猴子,“冰哥,枪法一流,曾在可可西里猎杀过三头一吨以上的野耗牛。”
  
  李然向他们颔首致意。冰哥突然大叫,冲过来一把揪住小沙的耳朵:“哈哈,狼子!狼子!这哥们竟然逮住了一头狼。”
  
  刺生也惊奇地跑过去,一耳光打在小沙的头上,大笑着说:“可以啊,兄弟!我们开了五六天,都没有打到狼,你竟然还活捉了一只。”接着又踹了一脚,小沙呜呜直叫,眼中迸射出怒火。
  
  李然一把将他们拉开,不悦地说:“这是养的,不是捉的。”
  
  三人都惊讶地望着他,接着都笑了起来,刺生拔出匕首一扬,割断拴住小沙的绳子,说:“养这种野东西,你脑子有病吧?让哥几个玩玩。”他狠狠地踢了小沙一脚,小沙翻倒在地,爬起身,夹着尾巴,快速跑开了。
  
  刺生和冰哥回到车上拿出枪,朝小沙射击。小沙避开,拼命逃跑。刺生发动越野车,追赶过去。李然和袁婧见状,也急忙爬上车后座。李然愤怒地大叫:“你个龟孙,不准开枪!”刚说完就见到一个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门。冰哥冷冷地说:“给老子闭嘴,否则我们不玩狼子,改玩你!”袁婧将李然拉回座位。
  
  越野车一路风驰电掣,对小沙穷追不舍。小沙长期被圈养在铁笼里,体力不如野狼,很快就踉跄起来。每当它跑不动时,冰哥就向它身边射击,驱赶它继续奔跑。这样持续了近一个小时,刺生和冰哥越玩越兴起,天黑了也顾不上,开了车大灯追着小沙走。眼见小沙越跑越慢,李然心如刀割。
  
  突然,小沙停止奔跑,转过身来蹲下,它张开嘴,獠牙在车大灯的照射下闪着寒光,舌头伸出来,正一滴滴地往下滴血。它的眼神十分怪异,没有了先前的恐惧与愤怒,而是蔑视与冷酷。刺生停下车,举起猎枪:“毙了吧,玩够了!”他正要扣动扳机,李然拔出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低沉地说:“你敢杀它,我就杀你!”冰哥和袁婧对这一幕目瞪口呆。
  
  “不过是一头狼,你至于吗?”袁婧不解地质问。
  
  “不,它是一条生命,不仅仅是一头狼!”李然怒斥她,“而且,它还是我们进入黑戈壁中心的通行证,没有它,我们都得死!”
  
  袁婧压下刺生的枪,又扒开李然的刀,颤抖地指着越野车后方。只见不远的黑暗中闪烁着几十双绿莹莹的光点。它们是狼的眼睛。
  
  刺生快速掉转车头,车大灯下,几十头毛发竖立、体格健壮的野狼映入眼帘。在它们前方依稀有一条白沙形成的白线,在黑戈壁显得格外独特。刺生一边踩刹车,一边猛踩油门,越野车发出轰鸣声,但这种声音并未能吓跑野狼。
  
  李然担心刺生驾车前冲,甩下受伤的小沙,急忙跳下车,向小沙奔去。袁婧大惊:“快上车,小心狼群!”但李然不管不顾,冲过去抱起了还在流血的小沙。袁婧拿上枪也跟着跳下车,保护李然。
  
  这时,越野车传出巨大轰鸣声,向狼群猛冲过去。野狼支起前腿,就在越野车超过白线的一瞬间,七八头狼闪电般飞跃而来,只听见几声惨叫,刺生、冰哥的喉咙、手臂,甚至胸肋被咬断,血水如注。越野车失去控制,撞进狼群,被一个小土包一挡,“轰隆”侧翻在地,四个轱辘兀自在转动。
  
  那黑暗中绿莹莹的光点突然熄灭,野狼全部消失不见了。
  • 共3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