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传说] 狗有九条命(2)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1-11-27 13:21 阅读:
[新传说] 狗有九条命(2)

  
  “大笨,你跑去哪儿了呀?回来!”接连喊了几嗓子,老宋头隐约听到东面的树林里传来了狗的呻吟声。循声追去,老宋头瞅见不远处的山洼里烧着一堆柴火。
  
  夜半三更的,怎么会有火?莫非……老宋头不敢再往下想,手里紧攥着挡门棍摸了过去。很快,他看到了七八个年轻人,有男有女,正围着一只麻袋嘻嘻哈哈,又踢又踹。再一细看,其中还有那个刘莎莎和自己的儿子宋平安!
  
  只听一个小伙子喊:“平安,莎莎姐甩了刀疤跟你好,却被狗咬了,你不会不心疼吧?”
  
  另一个小伙子紧跟着起哄:“过了今夜,平安就满十八了,大伙说,该不该举办个成人仪式?”
  
  “应该,太应该了!杀狗,烤肉吃,让莎莎瞧瞧你的诚心!”
  
  在大伙七嘴八舌的鼓动下,宋平安热血沸腾,拎起根木棍跨到了麻袋前。可这厢刚刚抡圆胳膊,就见身前多出个人——老爹。
  
  “你真有出息,连自家的狗都偷!”老宋头沉脸叱骂道,“没良心的东西!”
  
  “我都成年了,你能不能少管点我?”宋平安想在哥们和女友跟前保住面子,大着嗓门喊,“它不过是条狗,老狗、蠢狗,你干吗总护着它?”
  
  就这样,爷俩一个要杀狗,向女友表心意;一个要救狗,硬拦着儿子下手。彼此较上了劲,越吵越凶,吵着吵着,宋平安脖子一梗,将了老爹的军:“爹,你说吧,你到底是要我这个儿子,还是要这条笨狗?”
  
  不要儿子我要狗
  
  显然,老宋头没料到儿子会使这么一手,顿时愣了神,但短短片刻,他就给出了答案:“我要大笨。”
  
  宋平安倍感惊愕:“为了一条狗,你竟连儿子都不要了?好,我走,我再也不回来了!”喊着,还撒气似的抬腿狠狠踢了麻袋一脚,大笨发出了声声悲鸣。
  
  “你真长大了,有种!那你就顺着这山洼,滚吧。”老宋头指着不远处的山洼,冷冷地说。
  
  山洼尽头,是槐树镇所辖十村八乡的坟茔地,大大小小的坟包连成了片。老宋头蹲下身,边解麻袋边喃喃念叨,说十七年前,他去给爹娘上坟。因贪杯多喝了两口,竟趴在坟头上睡着了。就在睡得迷迷糊糊时,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。女人边哭边骂,骂死鬼男人无情,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受人欺负,就连公婆姑嫂都防着她,还作践孩子是野种。听得出,女人没少受气,哭到最后竟把襁褓里的孩子往坟前一放就要走。女人来时,身后跟着条狗,是看家的笨狗;女人走时,笨狗去扯她的裤脚,想告诉她抱上孩子,却被踹了个跟头。女人丢下一句话:“我管不了他了,你守着他吧,别让野狼叼了去!”
  
  “幸亏那是条笨狗,不是人,要不也跟着女人走了。笨狗就那样一直趴在襁褓前守着孩子。蚂蚁爬上孩子的脸,它就一只一只地给舔掉……”老宋头一边说着,一边倒提起大笨的尾巴,冷不丁拍向脊背。大笨疼得“嗷”的一声叫,蜷成了一团。
  
  “完了,不是脱臼,是断了。”老宋头抱起大笨,踉跄着往回走,“当年,我瞅着可怜,就把孩子和狗都带回了家。本想那女人会来找,可等到现在也没见人……不说了,不说了,那有块碑,刻的名字叫周达甫,去给他磕个头再走吧,毕竟他才是你亲爹。”
  
  听到这儿,宋平安愣怔当场,呆若木鸡。蓦地,有个小伙子惊声大叫起来:“平安,小心啊!”
  
  转瞬之间,意外再生,一个黑影从宋平安身后的灌木丛中醉醺醺地蹿出,举棍砸下!刘莎莎看到了,也认出了来人,是刚被她甩掉没两天、正怀恨在心的男友刀疤。可她没拦也没劝,转身溜之大吉。老宋头也看到了,但他终究年事已高,没了利索劲。
  
  倒是大笨眼尖,用两条前腿猛地一扒老宋头的肩,拖着后半拉不能动的身子扑了出去。刀疤棍子一斜,砸中了大笨的脑袋。
  
  “大笨——”宋平安终于醒过神,哇哇大哭着张开双臂抱住了大笨……
  
  第二天,刀疤就被槐树镇派出所找了去,至于他得了什么惩罚,没人打听,也没人在意。大伙儿最关心的是大笨,大笨还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,仍旧没死!还有人神神叨叨地说:“大笨肯定是被平安他亲爹附了体,才会处处照看他!”
  
  不过老宋头总说,那些玄玄乎乎的,纯属无稽之谈,大笨只是条普普通通的狗而已。它虽然没人聪明,可比人更有情义。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